行業信息

築牢綠色發展的“法治之牆”

時間:2016-12-29 16:21:25

      “守住發展和生態‘兩條底線’,是習近平總書記對貴州工作的明確要求,也是貴州與全國同步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的根本保證。作為在經濟發展和生態建設中起到關鍵作用的要素——水資源,其保護的要求自然要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”記者在省水利廳采訪時,多位專家如此表示。

      《貴州省水資源保護條例》(以下簡稱《條例》)出台,首先基於貴州省特殊的地理環境和省情水情。

      貴州省處於長江、珠江上遊,擁有赤水河、烏江、南盤江等跨界河流較多,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山區,同時也是我國主要的生態脆弱區和經濟發展落後地區。

      貴州省水資源豐富,但水資源時空分布很不均衡,加之喀斯特地貌分布廣,山高坡陡,地形破碎,保水能力差,有水留不住,易澇易旱,災害頻繁,工程性缺水問題十分突出,局部地區工程性缺水和資源性缺水、水質性缺水問題交織,成為製約貴州發展的主要短板。近年來,為破解缺水困局,貴州省委、省政府舉全省之力加快水利基礎設施建設,相繼啟動實施了水利“三大會戰”、“三年行動計劃”、“小康水”行動計劃等係列水利戰略行動,著力打造適應貴州脫貧攻堅、同步小康的現代水利格局。

      但貴州的綠色轉型發展態勢對水資源提出了更高要求。2013年召開的中共貴州省委十一屆四次全體會議提出,保護生態環境是必須堅守的一條底線。要堅持“既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理念,創新生態文明建設體製機製,健全自然資源資產產權製度和用途管製製度,建立嚴格的生態保護紅線製度,建立健全生態補償機製和環境保護管理體製,強化生態文明建設法製保障,創建全國生態文明先行區,走向生態文明新時代。

      也就是在這次會議上,省委作出了製定貴州省水資源保護條例的決定。

      實際上,在水資源保護方麵,該省先後製定了《貴州省實施<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>辦法》,以及針對局部水域和水利工程製定的《貴州紅楓湖百花湖水資源環境保護條例》《貴州省赤水河流域保護條例》《貴州省夜郎湖水資源環境保護條例》《貴州省黔中水利樞紐工程管理條例》等專門水資源保護條例。

      “但現有水資源保護的法規主要針對局部水域和工程,缺乏全省水資源保護法律法規,導致水資源保護的很多製度不能全麵落實。”貴州省水利廳水資源處處長曾信波如此說道。他認為,現有的水資源管理規章及規範性文件存在諸多問題。

      一是綜合性法規的缺乏。貴州省先後出台的規章及規範性文件,對水資源保護的重點問題,如水功能區、入河排汙口、水源地保護、取用水管理、水生態保護、地下水保護以及綜合治理等,都已經製定了相關規定。但是這些條款散見在多部規章和規範性文件中,缺乏係統的整合和歸納。目前,貴州省缺乏一部法律位階較高的總領性法規,對全省水資源開發、利用、節約和保護進行全麵、係統的規定,將水資源保護納入到法治軌道,實現科學化管理。

      二是區域立法與省水資源保護立法缺乏協調。針對局部水域,貴州省先後製定了《貴州紅楓湖百花湖水資源環境保護條例》《貴州省赤水河流域保護條例》《貴州省夜郎湖水資源環境保護條例》等專門河湖水資源環境保護條例。這些區域立法契合某一特定區域的實際情況,但是與全省水資源保護難以統一和協調;一些地方性立法操作性不強,不能解決貴州水資源保護中的問題等。

      三是水資源管理體製不順暢。多龍管水現象依然存在,職責交叉、職責不清,管理越位、錯位與缺位並存;水資源保護與水汙染防治部門之間未形成有效協作機製;地方水資源保護多部門協作機製尚未建立。這是貴州省水資源保護亟待解決的一道難題,迫切需要一部法律位階較高的、總領性的法規,明確水資源保護的管理體製,梳理政府之間、部門之間的職責權限,理順水資源保護的體製,提高管理成效。

      四是地方政府水資源保護責任難以落實。在水資源保護中,不規範行為屢禁不止。由於經濟利益驅動,有法不依、執法不嚴、地方保護等現象依然存在,影響了水資源的合理開發利用和保護。因此,需要一部權威性較高的法規加強對各類不規範行為的治理和約束。

      今年8月,中央將貴州作為首批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之一,標誌著該省生態文明建設站在了新的曆史起點。

      前不久召開的貴州省委十一屆七次全會明確,推進試驗區建設,是中央賦予貴州的重要使命,是貴州省堅守底線的重要抉擇和彎道取直的重要途徑。會議明確要以鐵的製度、鐵的手腕做好治水、治氣、治土、治渣等各項環境治理工作,以烏江、赤水河、清水江、南明河等重點流域治理帶動全域環境治理和生態文明建設,推動貴州省生態文明體製改革走在全國前列。

      可以預見,《條例》的正式施行,將對貴州省堅持生態優先和綠色發展、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、全麵落實依法治水管水帶來深遠影響。